Loading…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母子石

0 / 221

4

主题

4

帖子

28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8

来自- 湖南衡阳

发表于 2017-7-27 10:5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黄三畅 于 2017-8-4 10:09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母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黄三畅

    这是酉水一条支流借母溪的上游。
    是夏末秋初时节,溪水已然瘦身,我们所游玩的这一湾,溪水侧身于那一边的山崖静静流淌,给这一边让出了大片卵石滩。同伴们在卵石滩上嬉闹了一阵,就下水玩闹。水不深,但杜甫说“在山泉水清”,而清水里融着蓝天青山的影子,那当然如绿玉琼液一般了。在这样的水里打水仗,扎猛子,游泳,算得上一种享受。
    我没有参与,觉得沿溪岸走走,是另一种享受。
    来这里时我已听同伴介绍过“借母溪”的来历。不知何年何代,永顺县县令升任长沙知府,带着母亲去赴任,抬知县母亲的轿夫走到这一段路上累得趴下来了,路实在陡峭啊。知县别无他法,只得在溪边建一座小木屋,把母亲寄居于此。于是无名小溪就有了名字:寄母溪。木屋附近伶仃着一个樵夫——一个年轻的土家汉子,见知县母亲那样孤苦,就“借”老人做母亲,让老人有了依侍,也让自己获得母爱。于是寄母溪换了新名:借母溪。
    我很喜欢“借母溪”,它多有人性味!多有人情味!
    溪岸是卵石路,路右是庄稼地,路左不高的溪崖上蓬勃着藤蔓、荆条,杂花或盛开或谢落,时而有鸟儿从中飞出,雄飞雌从,不,可能是母飞雏从。嘿,我脚下的路,也许就是那位樵夫和母亲常走的路。这样一猜想,心里就漫起一种温馨。我放慢了步子。哦,前面的地里,有一位老大娘在摘西红柿,我心里笑着说,母亲,我看见了。我正想和她打招呼,她却先开了口:“是来玩的吧,借母溪欢迎啊!”微微窈陷的眼睛里溢出慈祥。又递一颗西红柿给我,说好吃。高情难却,我双手接了,并立马啃一口,嗯,甜!
    告别母亲,我往回走到先前的溪滩上,同伴们有的已经在捡“奇石”了。我也想碰碰运气。于是寻寻觅觅,捡起一个,审视一番,丢掉,捡起一个,审视一番,丢掉……又捡起一个,没有丟了,是麻灰色,形状如一个鱼,只是尾巴稍短;一拃多长,最宽处一只手握不住,有一点点“奇“;翻过来看另一侧,眼睛一亮,是大奇啊!这一侧的中央,印着这个鱼的侧面的相似形,不,是印着还是无缝镶嵌着,镶嵌了多深,不知道;橙红的颜色,比例是四比三的样子。拿到水里洗洗,麻灰变成蓝靛,橙红变成深红。我给同伴们看,都说是奇石。有的还说只怕是怀孕的鱼的化石。嘿,有怀孕的鱼吗?奇石,就要命个名啊。我把玩着,摩挲着,突然一个名字带着水花喷出来:母子石!母亲肚子里,怀着一个孩子!
    我和另外两个是来酉水电站作客的,电站一些职工假日里喜欢到这借母溪上游来玩,这一次他们也邀我们三个来了。和往常一样,这次也要在这里吃饭。待从溪滩走到溪边小村的一户人家里,我发现,给我们做饭的,就是在溪边的地里赐我西红柿的老大娘。同伴有的劈柴,有的帮老人摘菜,大有一家子的味道。闲聊中我得知,老大娘为人良善,村里村外口碑极好,但儿子出外打工多年未回,也有被“寄居”的感觉;家境也较贫困。他们在老人吃饭,主要菜肴是带了来的,只须老人提供一些蔬菜;当然会给老人较丰厚的报酬,有资助的意思。
    我把玩、摩挲着母子石,越想越觉得有意思。这母子石,产自借母溪,母亲,不管是亲生的,还是借来的,心里总是揣着儿子。生而为人,总是有母亲的,照理说母亲不要借,但特殊情况下,还可以借一个母亲,以获得母亲的慈爱,以尽人子之孝。
作者黄三畅
地址湖南武冈市二中(教工10号信箱)
邮编 422400

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表新帖 客服
微信
手机
回到顶部